2025.6
6 1

似有暖风呢喃

文/阿喵

以陈秋实的性格来看,跟团旅行就好像是一场行走的劳役,周围的陌生人,约束的行程,倒不如待在家里更加舒服一些。

旅行,不应该是自由的吗?

当陈秋实问起蔡照关于旅行的想法时,蔡照的回答让他仿佛在茫茫人海中找到知音。那种一点就通透,戳到自己心坎儿里的感觉,好像一颗在沙漠里迷路的钻石,终于找到与自己遥相呼应的那颗星星。

如果说,人只有和自己相似的人呆在一起,才会有话题,才会觉得不孤独。那陈秋实,一定会紧紧抱住蔡照了,尽管体型上的差距也许会让动作看上去有些滑稽,但彼此触碰时扑面而来的安全感和满足都会让陈秋实不愿意撒手。

于是两个人收拾好行李,一起去实行蔡照口中的“出去溜达儿”。

一路...

1

太太太太喜欢我美偃妹子了!!!!!!

15 1

照实一个梗

“胖球,你再这样,我可就要生气了。”
陈秋实眯起眼睛,突然冷下脸来,坐在小板凳上欢快地扔着玩具的胖球吓得一愣,大眼睛啪呼啪呼的看着陈秋实,突然嘴角一撇,杀猪般哀嚎着跑向书房。
“爸爸,干爹又凶我。”
陈秋实心里骂了句shit,这娃怎么这么鬼精鬼精的,不过是让他不要乱扔玩具而已。
蔡照抱着胖球走出来,看到陈秋实一脸怨念的坐在地上,散落的玩具东一个西一个,难怪刚刚隔着门都觉得外面吵吵闹闹的。
“嗯……”
陈秋实很想扑到蔡照怀里,哼唧哼唧地告诉他,自己只是不想胖球乱扔东西,下一秒却站起来拍拍屁股,一副“就是我干的你怎么着我的样子”说:“得,我就凶他了,谁让他不听话,和他爸一个样。”
“你爹生气了。”蔡照眼神示意了...

11 2

照实小段子

陈秋实一个碎嘴子总是喜欢拽着蔡老师的呗的呗噼里啪啦说个没完,有时后蔡老师跟不上他的节奏了脑袋放空不知道该回答什么就只能低头看着他。
然后陈秋实就会觉得蔡老师不理人了,心里满腹委屈,赌气也不再开口了,一个人玩游戏,听些悲春伤秋的歌,然后在盆友圈发一些孤不孤独爱不爱的鸡汤,无奈蔡老师一直不看手机,陈秋实气的很想给他发翻白眼🙄的表情包,无奈拉不下脸,还不能显得自己很在意的样子,只好口罩往上一拉开始睡觉,蔡老师好心的接过他手里的东西让他安心睡,那一刻,陈秋实觉得自己要吐血了。
蔡老师过了好久才发现朋友圈里陈秋实的动态,琢磨儿着字眼有些想笑,瞅着陈秋实歪着脑袋身无可恋的样子,伸手过去捏了捏他白白的小脸儿。...

4

我的记忆里,大概会一直留着这个可爱的男孩子。

听过他的歌,看过他的剧,喜欢过他参加的综艺节目,和朋友吹捧过他,知道他的店后忍不住称他乔老板~

其实我还是不相信发生的事情,直到我周围的人,所有的人都好像接受了事实。

我希望我看到的都是假的。

我不是粉,但是我很难过。

他离开的那天,上海下雨了。

8 1

对局小番外。

闲来无事,蔡照就爱到处走走,拉着陈秋实东晃西晃。
按照陈叔儿的说法,得要有个贴心的人跟着才叫安全,首要人选就是三儿。
而三儿呢,也不是那种缺心眼的人,那蔡大当家的和自家少爷的关系看了个真真切切,怎么好意思去当三千瓦的电灯泡,于是每每被派遣出去,就寻个由头,这里疼那里痛的拖延下来。
两三个月的修养,俩人的气色都好了很多,尤其是少爷,小脸都圆了起来,也不知道是不是蔡大当家的也看出来了,才会有事儿没事儿把人带出去晃悠,至少三儿的脑袋是想不出,北京城儿里的街,北京城儿里的景儿,来来回回就这么些,有什么好看的。
陈秋实骨子里是个懒性子,竟然也被蔡照唬得迈开腿儿。
三儿有天下午趁着蔡大当家的不在,问陈秋实:“少爷,...

8

耳语厮磨

文/阿喵
老朋友要回国,陈秋实热心地联系上,说要去接机,自然而然地,就捎带着蔡照一起过去了。
曾经和蔡照打赌,猜自己能不能闭着眼睛走完机场的路,因为这里,陈秋实再熟系不过了,甚至比新翻修的三里屯还要熟悉。
差不多十年的时间,他和蔡照无数次从这里飞到另一个城市,又无数次在这里降落,忘记了是什么契机让两个人开始如此忙碌,慢慢地,却又无能为力地发现,身边的人越来越少。
“诶,你还记得么,就是我们去上海发布会那次,有一姑娘举着那个灯牌,结果不小心摔了,灯牌上的照实不亮了,底下那行小的十兆还亮着。”
蔡照看着陈秋实兴奋的神情,有些恍惚,拍了拍他的脑袋,说,这都多久以前的事儿了,什么十兆,我不记得,不记得。
见蔡照故...

11 3

[对局]36(完结啦)

36
从阿玉口中得知蔡照的计划时,陈秋实立马从床上蹦了起来。

“他在开什么玩笑!”

自相残杀?

对方又不是傻子,一但反应过来,联合对外,蔡照能有胜算吗?

阿玉给陈秋实倒了满满一杯水,道:“我的大少爷呦,你放宽了心吧,三儿带着伙计留在那帮蔡照,他不是一个人在那里,没事儿的。”

“秃老头儿什么人,你又不是不知道。”陈秋实喝了一小口,就放下了杯子。

“管他什么人,他和东老大对抗了那么长时间,双方肯地都有损失,就算他们反应过来,拿什么对付蔡照。你家蔡照啊可是悄默声儿地看了半天戏了。”

但愿吧。

陈秋实闭上眼睛,忽想起从自己伪装成小哑巴那一刻,故事的开始。

“我蔡照喜欢的多了去了,真真假...

7

[对局]32,33

32
前几日天热得很,陈秋实一时贪凉,身子不大舒服了。早上起来喉咙很痛, 连寡淡地白米粥都喝不下去,耷拉着脑袋坐在沙发上,无精打采的。

蔡照替他捏肩,嘴上哄了哄,却没什么效果,只好道:“是不是昨儿晚你喊的太用力了?”

果然,耍耍流氓,还是用的,陈秋实幽怨地瞪了他一眼,软趴趴地侧身倒在沙发上。蔡照身上去挠他痒痒,也懒得逃开。心里想着,这还没上战场呢,人怎么就病怏怏的了?意识却在跟着蔡照的动静走。

进厨房,倒水,翻柜子,走过来。

蔡照拿着温度测量仪在陈秋实的额头上停留一会,看着显示屏里的37.5°,稍稍放心了些,把水端到陈秋实面前,嘱咐道:“乖乖地,喝完水,我们去医院。”

“嗯.....

7

饲福

《饲福》

 

文 /阿喵

 

纷纷扰扰,乱世之中,难料结局。

 

解雨臣没有想到这辈子千防万防,还是中了他人暗算,在凶斗里折了大半数伙计,外边儿人手亏空,险些让整个解家自此烟消云散。

 

#

“嗯?这是什么香味?”

“栀子花。”

“鲜花衬佳人,这刀疤脸往自己家门口种这玩意儿做什么,浪费,浪费了。"

“黑爷下斗的功夫不错,可惜爱多管闲事儿了一点。”

“花爷要是不喜欢我多嘴儿,那我不说了,只不过.....”

“你不是不说了。”

只不过,世间百花香气,不及你身上一丝幽幽清香好闻。

黑瞎子把话咽回去,既然解雨臣...

© 喵吧啦啦啦 | Powered by LOFTER